理論家專欄|文藝理論|百家分析|每周調查|主編瞭望|著述連載

愛倫·坡:夜歸人

2019/07/23 13:47:50 來源:愛倫·坡  作者:愛倫·坡
   
年輕的婦人靜靜站在窗臺前面,她像是盼望著什么似的,傾聽著屋外的動靜。屋子里只有她一個人。

timg.gif


  年輕的婦人靜靜站在窗臺前面,她像是盼望著什么似的,傾聽著屋外的動靜。屋子里只有她一個人。窗外在下著大雪,這是今年冬季的第一場喜雪,大雪覆蓋了窗外那荒寂的大草原。婦人隔著窗戶癡癡地向外望去,但她什么也看不見,只有單身孤影投在那锃亮的窗玻璃上。


  此時,她比任何時候都感到孤寂和害怕。她丈夫常常出門遠走,一去就是好幾天,只留下她一個人守在家里。但是,這次的情況就大不相同了:現在她已確知自己懷孕了。她恨自己為什么不把這件喜事早點告訴丈夫。


  他已經對工作產生厭煩的情緒了,如果知道她已有了身孕,一定不會再出遠門的。然而她卻不愿意讓他為自己而焦灼。她回想起幾小時前的一個插曲:他告訴她關于那一包錢的時候,正是站在這個窗臺前,雙手輕輕地搭在她的肩膀上。她丈夫是一個邊區的稅務員,把一大包稅款拿回了家,放到一個餅干箱里,藏到廚房的地板底下。


  “為什么呢?”


  唉,倒大霉了!小倆口自己的那一點存款,存在老遠的一家農村銀行里了,現在銀行就要倒閉了,他只好趕快去取回他們的錢。然而他不敢隨身帶著公款跑這么遠,所以把它藏在家里了。


  “你得答應我,我不在家你千萬別離開屋子,”他說,“不許讓任何人進房子,無論說什么都不能讓人進來。”


  “好的,我答應。”她說。


  現在,他已經走了好幾個小時了,天色已昏沉下來,夜幕降臨了。大雪和黑暗籠罩著孤寂的木屋。她聽到了聲音。這不是風聲,風吹門窗的聲音雖然像有人想偷偷地進來,可是她能分辨得出,她聽到的是一陣敲門聲。聲音很低,但很急促。婦人把臉緊貼在窗戶邊,只見有一個人靠在門前。


  她連忙走開,從壁爐邊取下了丈夫的手槍,真倒霉,這是一支沒有用的手槍,好的那一支和火藥筒都讓丈夫給帶走了。她只好拿著空槍,快步走到緊緊地鎖著的大門邊。


  “是誰在外邊?”她喝道。


  “我是傷兵,迷了路,走不動了,請你做件好事,讓我進來。”


  “丈夫吩咐我,他不在家,誰也不讓進來。”年輕的婦人實實在在地告訴他。


  “那么,我就只好死在你們家門口了。”


  再過了一會兒,他又懇求說:“你打開門看看我,就知道我不會傷害你的。”


  “我丈夫是不會饒恕我的……”她哭訴著,開門讓他進來了。這傷兵的確已筋疲力盡,似乎就要垮了。他高個子,步履踉蹌;蒼白粗糙的臉,手臂上包扎著繃帶,渾身是雪花。婦人讓他到火爐邊,坐在她丈夫的椅子上,替他清洗傷口,換繃帶;又把準備自己吃的晚餐給他吃。等他吃完,她已經在后房里用地毯為他鋪了一張床,他往床上一倒,似乎馬上就睡了。


  真睡著了還是假的?是在騙她,等她去睡覺嗎?婦人在自己臥室里走來走去,心里忐忑不安,像是要出什么亂子。深夜里,萬籟俱寂,只有爐火劈劈啪啪地低聲作響。忽然有一陣非常低的聲音,很輕,顯然是有人在干什么,鬼鬼祟祟地,比老鼠偷啃東西的聲音還要輕。這到底是哪兒來的聲音呢?難道是隔壁房里的那個男人?想到這,她拿起燈,輕輕地走到狹窄的通道,站著靜聽。傷兵的呼吸聲音不會那樣響,準是故意裝的。她把門推開,走進后房,俯身去看傷兵,只見他睡得很甜。她走出房間,立刻又聽到了那個聲音。這次她知道了:有人在撬前門的鎖。婦人立刻從工具箱里拿出丈夫的一把折疊式洋刀,然后輕輕摸到那傷兵床邊,推醒他。他哼了一聲,睜開了眼睛。


  “你快聽!”她低聲地說,“有人要偷進屋里來,你來幫我一下忙!”


  “誰要偷進來呵?”他困倦不堪地說,“這又沒有什么東西可偷的。”


  “有的,有很多錢,藏在那廚房地板底下。”這件事怎么可以告訴他呢?她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。


  “那么,你拿我的手槍,我右手傷了,拿不了槍,你把刀給我。”他說。


  婦人遲疑了片刻。這時,又聽到前門被撬的聲音。她立刻把刀遞給傷兵。自己拿了他的手槍


  “你來對付頭一個進來的人,”他說,“靠近門邊站著,門一開就開槍,槍里有六發子彈,一定要打到他倒下來動不了為止。我拿著刀,在你后邊,應付第二個進來的人。我們一站好位置就把燈吹滅。”


  頓時,屋子里一片漆黑。撬鎖的聲音停止了,傳來了扳扭東西的聲音,門鎖被打掉了,門開了,溜進了一個人來。剎那間,白雪襯托著那人的身影,她看清楚了,立刻一槍打去,那人倒下了,但馬上又踉踉蹌蹌地站起來,婦人再開了一槍,他這才慢慢地倒下。臉碰著墻腳,再也不能動彈了。


  傷兵俯著身子,咒罵了一聲,然后叫道:“原來只有一個人!好槍法呵,太太!”接著,他把尸體翻過身來仰天躺著,這才看到這強盜還蒙著一個面罩。傷兵把面罩揭開,婦人湊近去看。


  “認識這個人嗎?”傷兵問。


  “從沒見過!”她說。這時婦人比任何時候都有勇氣,盯著死者的臉,看著這個回來搶劫自己的人——她的丈夫!


  (編輯:李思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恒溫恒濕實驗室 干式電機消防泵
欢乐生肖几点